当前位置:首页 > 故事 > 文章正文

【八一】正在发生(微小说)

2021-11-8

【八一】正在发生(微小说)

  
“求您!”埃莱娜恳求他道,“帮我拿走肉身,只留下灵魂。”
  
“为何?”
  
“我的肉身无处安放。”
  
埃莱娜捂着发烫的肿脸,歪着嘴角,痛苦不堪。
  
“您都看到了,就最近这三天三夜,我从床上折腾到沙发上、再折腾到地上,又从地上折腾到床上、再折腾到沙发上……就这么翻来覆去地折腾,不知该拿这具肉身怎么办。我真的一刻都没有安生过。”
  
她又问:“这是去那边的路上,还是到了?这儿好黑呀。”
  
“为何折腾?”
  
“牙痛!”
  
“牙痛找牙科医生呀。”
  
“我就是找了牙科医生才这样的。”埃莱娜委屈道。
  
“三天前,最后两颗牙也离我而去,我就去找牙科医生,让他把这副假牙补齐了。可是……”
  
她可没废话,但他并不想了解事情过程,插话问道:“就为这点小事?”
  
“这可是痛死人的小事!”
  
埃莱娜大了点声,张大嘴,却痛得抽筋,就又轻声问道:“你说我牙都没有了还牙痛,这有天理吗?”
  
她说:“你看我,右脸鼓出一只鹅蛋来;嘴唇像两朵肥大的鸡冠花,连根吸管都插不进去,三天喝不了一口水;嘴巴歪成中风,关不住口水……这些都不算什么,关键是那个做不了人的痛,总归是全世界都找不出来一个地方,可以安放这具肉身的。”
  
埃莱娜最后坦诚地问:“我不怕死,就怕痛。您等在这儿,是来带我走吗?”
  
“你可以这么认为。”他点头道。
  
“但你可得想好了,肉身是易腐烂的,灵魂是飘忽不定的;一旦分了家,肉身就留在这个世界化为尘土,而灵魂去了那个世界居无定所,你想这么做吗?”
  
“行行行。”埃莱娜急忙答道,“飘忽不定就飘忽不定。”
  
“这我就不明白了!你没有家吗?没有亲人吗?没有对这个世界的丝毫留恋吗?放眼当下,谁不在追逐肉身的存在感、刺激感和成就感,人们一边喊着‘等一等灵魂’,一边下死劲地狂奔,唯恐落到人后,那点蝇头小利就被人抢走了;有谁在乎飘忽不定的灵魂!可你倒好,偏偏放弃肉身,要留那个玩艺!”他莫名地气愤道,“我问你,那个玩艺能当钱花?能当饭吃?你留它做什么?我再问你,你就不想留住容颜,让它慢些走吗?你就不想锦衣玉食,享尽荣华富贵吗?你就不想守一窗静美的岁月,体味美妙的爱情、亲情、友情吗?你就不想……”
  
“得得得……得了吧,您!”埃莱娜嫌烦地打断他道,“您还不清楚我吗?”
  
她手指自己的肿脸,问道:“我都老成这副德性,容颜留得住吗?吃香喝辣,我吗?无齿之徒吗?喝口水或冷或烫热都能引发一场牙痛战争,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我都没牙了还牙痛,你说世上还有第二人吗?三顿豆腐命啰!我是有个家,和丈夫不在一个频道,女儿就越加了,她要是仇人,倒无法来我面前伤害我了,但她是女儿。我没有朋友,也没有仇人,一个都没有;我就只有我,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几十个平方米的沙漠里。”
  
“废话少说,您赶紧拿走吧。”埃莱娜不知哪来的勇气,口气硬邦邦的。
  
“我再问你一句,”他居然跟她赔小心,“你就没有自己想做的事?想追求的人生?”
  
“有过呀,我想名校毕业,硕博连读;我想坐头等舱直飞巴黎,去品尝法式鹅肝;我想提辆豪车,周游世界……这可能吗?我就苦于自己不知道要什么,从今往后该怎么活;当然,这个‘从今往后’是从我40岁就开始的。今天我就想硬气一回,当家作主一回。”
  
“呵呵,你倒是挺有骨气的。”
  
“那您就痛快一点。”
  
“你这是把我看成谁了?”
  
“死神呀!”
  
“你爹才死神呢。”
  
“我爹要是死神倒好了。”埃莱娜冷笑道,“可惜他现在还活着,想做人做到百岁呢。”
  
“这就对了,肉身值得珍惜,没有肉身,你就什么都没有。”
  
“您是上帝?”
  
“我说你呀!心里有枚钉子的人,见谁都像是锤子。我叫萨曼塔,是个货郎,两边都跑。”他笑道,“每个人的肉体都嵌有四十三斤瘦骨,我可拿不走;若是灵魂,我倒是可以帮忙的。”
  
“怎么个帮法?”
  
“卖给我。”他认真严肃地说,“这样,你的肉身滞留在这个世上,既能减轻痛苦,又能实现你的部分愿景。我只能说部分,像名校之类是不可能了,但坐个头等舱去法国品尝一下鹅肝还是绰绰有余的。房价太贵,估计你也买不起。”他继续游说道,“你不用有任何顾忌,灵魂离开肉身时,就像雨后的薄雾落入群山的眉梢,感觉相当舒服。”
  
“鬼才信!”埃莱娜警惕道,“我都是无齿之……”
  
“有钱你还怕植不了一口好牙吗?就跟真的一模一样。吃嘛嘛香,身体倍棒,干什么都有劲。”他说,“我知道你现在正处于人生最不如意的时候,那是上帝给你放一个假,等你把灵魂卖给我,假期就结束了,这叫时来运转,你的人生才真正开始。”
  
“我……”埃莱娜犹豫了,也有丝心动,“多少?”
  
“一百万。”
  
“一百万?”
  
“灵魂的身价,不允许讨价还价。”萨曼塔伸手,摊出手心里的红色小药丸,“吃了它,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”
  

标签 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