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随笔 > 文章正文

【东篱】最美的文化人(随笔)

2021-11-25

【东篱】最美的文化人(随笔)

  
我一直羡慕有文化的人,心里想着为学习文化的孩子们做点什么。
  
这是一个做铝合金门窗老板娘说的原话。
  
去年冬天,我的女儿在校的板凳坏了,拿去维修。在别人的指引下,我到了学校后门的一个维修店。
  
店面是一座青砖小平房,不大,六七十平米的样子。乍一看,这哪里是一个店呀,这分明是一堵开满花的墙,是一个“大花园”。
  
店面的侧墙处有一块空地,宽,一米有余;长,一丈多。里面种了各种花草。高洁的兰花在抽着穗子,大朵的菊花在霜风中摇曳……外墙处还挤着几排大蒜和绿葱。一株“贺春红”扭曲着身姿从墙根处极力攀援而上,快速地占据着整个墙面。我从未见过开得这么热烈的贺春红,丛丛簇簇,满树,满墙,满眼,像孔雀开屏,又如瀑布流泻,不见其发端,也不见其终极,只顾欢天喜地地攀援着、灿烂着、鲜红着。它仿佛在流动,在欢笑,在不停地生长……我忍不住羡慕着住在这里的主人了。虽一块巴掌大的地,却种下了日子的诗意,充满着生活的韵味,起居进出之间,无处不是“美”。
  
不管主人什么样,我第一眼喜欢了这里。我想主人也应该是诗意的人,诗意什么样?尽管我说不清楚。
  
我收回着眼光,望向了店里。
  
店里上下隔着两层。靠墙处,紧贴着一架竹制梯子。估计上面那层是卧室,看上去只有一米多点,人在上面是不可以站立,只能弓着身子“爬行”。梯子旁边放着一盆炭火,围坐着两个学生榜样的人正在聊着天。店里,层层叠叠堆满了铝合金,放满了各种工具和家什,除了通道,便没有了下脚的地方。
  
虽然拥挤,但物件摆放得整整齐齐,墙面刷得粉白闪亮,地面打扫得干干净净,每个墙角处摆放着一盆葱茏的绿萝。苍翠欲滴的叶片儿挨挨挤挤,占着空间,但一点儿也不觉得拥挤,几条细嫩的藤蔓闪烁着光泽,仿佛在舒展着翅膀,欲飞,似乎每根茎脉,每一片叶儿,都在微动。我知道,那不是微风吹的,那是绿色增添了融融的情趣和生机。
  
显然,住在里面的主人,一定有着较高的审美与文化品位。我敬佩这种对待生活,对待环境的自觉态度。
  

  

  
店门囗摆着正在加工的门窗,和两辆旧自行车,一位中年男子正在给自行车补胎,中年女子拿着砂布在做着抛光工作。
  
“这明明是加工门窗和维修自行车的地方,哪里会维修桌椅呢?看来是我走错地方了。”我轻声嘀咕着,再次望了望那一墙的贺春红,打算往回走。
  
此时中年女子抬起了头看见了我,连忙停下手中的活儿对我微笑着说:“是修凳子吧?是我这儿。”
  
中年女子个子不高,长相平平,皮肤黝黑起着皱,嘴唇焦灼、干裂,一双粗糙的手多处缠着创可贴,想必,上面该是布满着伤痕。一件洗得发白的棉衣上面沾满了灰屑。可她的头发梳得很平整,用根发带高束着发苞,虽有白发裸露,但依然显得十分清爽。
  
“多少钱?”我问。
  
“不要钱。”女子友善地答道。
  
“什么?不要钱?”我以为我听错了。
  
“不要钱。”女子加大了音量确切地回答。
  
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?我心里暗暗想着。说是不要钱,完事之后这个费,那个费,理由多的是。这些年,我又不是没被一些不良商家坑过。记得赵本山出演的小品《乱收费》,虽然有点夸张,但也是生活中的真实写照。我心里盘算着,要是超过30块钱,我就不维修了,大不了去买条新的凳子。
  
此时,在修补轮胎的男子停下了手中的活儿,接过我手中的凳子,翻着个儿检查了一遍,说了声,可以修,你先等一会儿吧。
  
正干活的女子再次向我投来友善的目光,“外面风大,你去里面烤一下火吧,等他把这两辆自行车弄好,马上就修你的。”说话间,女子又停下了手中的活儿,不失礼仪地把我迎到了火炉边,搬来凳子示意我坐下,寒暄了几句,接着出去干活了。
  
男子非常麻利地把自行车修好了。围在火炉边的两个孩子起了身,来到男子身边,非常恭敬地说了声,谢谢大伯。男子拍了拍其中一个孩子的肩膀说着不用谢,好好读书之类的话。孩子涨红着脸,“嗯”了一声,骑着自行车走了。
  
男子接着跑进里屋,拿出了“百宝箱”,翻找出几个大小不一的螺丝,蹲下身子认真地修复着凳子。他在四脚松动处与靠背的地方,用焊枪分别点上了焊点,此时,蓝光闪烁,焊花飞溅,空气中弥漫着尘雾及焊接的烟尘味。在完工之后,师傅摆好凳子,取下手上脏兮兮的手套,用一双结满老茧的大手在凳面上按压着,并来回挪动着,确保着凳子的牢固性。
  
我拿出手机,问男子多少钱。男子憨憨地朝我微笑着,摆了摆手说,真的不要钱,都是小事。说完,男子转过身去,忙他的门窗去了。望着男子干活的背影,我的脸上一阵发烫,为刚才自己的“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”感到万分羞愧。
  
这是劳动所得,不能亏待。我四下张望,试图找到收款的二维码。可是没有,我只好低下头,拉开身上背包的拉链,里里外外翻了个遍,可是没能找到现金。我尴尬地望向这对中年夫妻。这位女子反而安慰着我:“大妹子,您就别在意了,只是举手之劳的小事情。”
  
“这怎么好意思呢?”我难为情地答着。
  
女子面带诚恳地说着:“告诉你吧,我们没有什么文化,心里一直比较羡慕有文化的人,商量着来这里开店,只是想为学习文化知识的孩子们做点什么。”她的眉宇之间透着遗憾,也挂着暖意。
  
这是已经超越了打工赚钱养家的生活目标,我不敢相信,还有这样的人!靠文化的地方近点,就受到了文化的熏陶,这样直接的因果,显然不能完全成立。我实在无法理解他们夫妻的行为。
  

  

  
此时,正在门口择菜的隔壁老奶奶朝我微笑着搭着话:你还不知道吧,这对夫妻在这里开店已经有七八年了,一直免费为这所学校的孩子们,修理着自行车和桌椅板凳,这已经不是稀奇的事了,我们都知道。老奶奶说完,继续低头择着菜,可见老奶奶对这对夫妻的助人为乐,早已习以为常了。
  
哦,干活挣钱,为孩子们干活就免费了。
  
我惊叹,在这物欲横流、金钱至上的年代里,还有着如此默默做着好事的夫妻。我的脑海里快速地算着这所学校的学生人数。这所学校我是清楚的,我的女儿就在这所学校上学,高一到高三少说也有4000余学生,哪怕修桌椅板凳不要算,光算修理自行车,一年要修多少回啊……我恍然大悟,原来刚才围炉烤火的那两个孩子,是过来这里修理自行车的。
  
这对夫妻的形象在我眼前顿时高大起来了。是的,他们的长相确实平平。瞧这位男子,背部明显有点驼,瘦削的脸上爬满了皱纹,两鬓飞霜,眼睛充血,但我知道,那是长期烧电焊落下的“电光性”眼。一双青筋暴露的手长满了茧子。可见,他们的工作并不体面,他们的生活并不富裕。但他们有着得体的大爱精神,在我的心中,这对夫妻的双手比那些白皙嫩滑的手更美丽,这是一双给无数孩子带来十分温暖的手。
  

  

  
做一件好事不难,难得的是连续八年坚持做一件好事,而且夫妻同心,还要一直做下去。我不知道,有几人能做到。而他们理由又是多么“可笑”和纯粹啊,“我们没有文化,我们一直羡慕有文化的人,只想为学习文化知识的孩子做点什么。”
  
他们的文化的核心是“善良”,他们懂得善良的价值,对心灵,对商业。谈到这一点,那个朴素的女人说,我们这里就是赚个人来人往的人气。我觉得这就是文化的深层魅力。文化也是人格的魅力,当然这个美丽是源自个人的精神修养的。
  
“文化”,这个词深深地触动着我。文化是一个非常广义的概念,很难定论,但我敢说,它一定包含了思维方式、价值观念、行为规范、道德情操等,是一个蕴含极广的字眼。近年来,不知多少打着“文化”的幌子,昧着良心赚大钱。什么饮食文化,住房文化……层出不穷暴出了“天价”。不能否认,它们有的确实是有着特殊的风格,有的确实有着中国传统文化,这其中免不了“品牌效应”,“文化效应”,但那“天价”,真的就是物有所值吗?真的就没有掺杂着以“贵”为荣的“怪象”吗?
  
我想起很多关于“文化”的论述。我记得最深刻的要数作家梁晓声对“文化”的表达——根植于内心的修养;无需提醒的自觉;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;为他人着想的善良。我相信“修养”两个字,多少文字去定义都显得蹩脚,一个人的修养,决定了他的行为和价值取向。他们的修养,出自善良的本性,而非读了几句心灵鸡汤才有了修养。
  
这对夫妻一直坚持着对知识对文化的敬重,一直坚持着“为他人着想”的善良,这算不算有文化的人?这个答案很明显,算,太算了。
  
我还想起了龙应台对文化的诠释其中就有——如何对待他人,如何对待自己所处的自然环境。这对夫妻忙这忙那,根本没有时间烤火,却生了一盆的炭火,就为方便他人取暖。这其中包含着中国传统文化——“礼仪”。礼仪,是文化的组成部分,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基础,是文化修养的外在表现。而那一墙的贺春红,那泛着光泽的绿萝,都不正在诠释着眼前这对夫妻有着较高的文化涵养、文化品位(味)吗?是的,这对夫妻很可能不曾踏入过任何美学馆、画室、音乐厅,而且他们的住房也很简陋,甚至可以用“难堪”二字来形容,可他们的内在精神和修养以及外在的表现,早已达到了文化的最高境界。可以说他们是最美的文化人,他们是文化的传承人,文化的建设者。我坚信,这所学校的孩子在这里受到的文化熏染一点儿也不比书本的少。
  
此时是寒冷的冬季,迎面吹来了寒风,那一墙的贺春红仿佛开得更加热烈了,散发着阵阵的花香。这里犹如弥漫着春风般的温暖。
  
贺春红,是花的名字。自从看了这间作坊外的贺春红,我的心中一直认为,是他们夫妻和这间作坊的代名词。
  
我对着这对朴实的夫妻深深地躹了一个躬,心里默默地说着,我会想你们的,我会用文字和行为告诉我的孩子,怎样才是最美的文化人。
  
多少次,每每走到这间低矮的房子,我的心就激动起来,忍不住往门口看,我希望看到他们夫妻的身影,我要从他们的身上读出文化这个观念更深的含义。
  

标签 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