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故事 > 文章正文

【看点】失踪的馒头(微小说)

2021-11-23

【看点】失踪的馒头(微小说)
外面下着大雨,地面像是烧沸的水“咕嘟咕嘟”冒着泡。早饭早已经准备好,考虑到儿子昨晚说的好久没吃粉丝肉馅包子了,娟子还是撑着伞和老公出了门。
  
老公的目的地自然是自家的建材店铺,她则去为儿子买早点,顺便再买些过节的荤素菜。
  
到家后,娟子把两只热腾腾的馒头放在了桌子上,生怕凉了,连外面的塑料袋都没有脱去。放下馒头,她丢下手中的菜去了房间,喊三年级的儿子起床洗脸刷牙,随后去后面的厨房热牛奶。
  
前后也就几分钟的工夫,等到替儿子热好了牛奶,再回到堂屋,咦!那些荤素菜还在,馒头却没有了,桌上就剩下那只掏空的小塑料袋。
  
娟子的眼睛如同福尔摩斯探案一样,迅速在室内外搜寻了一遍,这一搜不打紧,她立马看到了正蹒跚着往小屋走去的那个白头人。
  
白头人是她的婆婆。这些年来,虽然婆婆对她温和有加,但她和婆婆处得并不融洽,很多时候,她甚至懒得搭理婆婆,只是碍于自己是个家庭妇女,整个家庭都靠老公支撑,因而当着老公的面,她的分寸还是拿捏得不错的。
  
话说,当娟子搜寻的眼睛看到婆婆后,她便已确定嫌疑对象。但这时的她没有时间兴师问罪,她得为儿子凭空消失的早餐补漏。好在家里备有手撕面包,没办法,事急从权,只好让儿子委屈对付一下。
  
送完儿子,从学校回来的娟子决定秋后算账了。其实,在回家的路上她就已经想好了方案,她觉得,两只馒头看着事体不大,但小事不敲打的话,以后就会不断出现这样的糟心事。
  
进了门,她发现婆婆在厨房里低头窸窸窣窣做事,听到她的脚步声,也没有反应。她心里讥笑一声——看看,一定是做贼心虚了!她深吸一口气又用力在喉咙口清理了一下气道,那样子就像村主任开大会讲话前的程式,带着不怒而威的气势。
  
果然,几声干咳后,婆婆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抬头了。呀!娟子打眼一看,婆婆的嘴角影影绰绰还留有一块粉丝肉包的酱汁斑,真是个馋嘴的老太婆!娟子轻哼一声,扯开尖细的嗓门旁敲侧击:这么大年纪的人了,家里又不是没早饭,还偷孙子的馒头吃!真是的!
  
娟子的话说得难听,可老太太只是低声回了一句:我没有吃馒头呀。
  
秃子头上的虱子——明摆的事!你没吃,馒头长腿飞了?娟子一听婆婆还狡辩,气不打一处来,随手把一只空面盆摔了个“哐啷啷”。
  
娟子,我真的没吃,不骗你。我说,你是不是忙得忘记放的地方了?
  
吃了就吃了,还不承认!我的意思,这个家里从来没有缺你吃的,以后,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,传出去不好听!就像大人训斥犯错的孩子,娟子的语气还是一往无前的强硬。见娟子怒气冲冲的样子,婆婆闭了嘴。
  
对馒头一事,该说的好像都说了,何况婆婆已经用沉默验证了认错。考虑到今天又是过节,老公可能会提早回家,娟子决定暂时偃旗息鼓。
  
雨停了。突然想起咪咪的猫食还没放,娟子从冰箱里拿出了昨天晚上烧好的小鱼。
  
说到咪咪,那可是一只好猫,养了一年,从不犯上作乱。两个月前,咪咪下了三只猫仔,说来怪了,那咪咪自从下了猫仔后,母爱之心泛滥成灾,每次在猫盆里放下食物,咪咪总要千呼万唤把猫仔们喊到盆前,让它们先吃。咪咪呢,每每就蹲在边上,专注地盯着小猫吃,自己却一口都不舍得吃,直到猫仔们吃饱了,走开了,它才慢吞吞走上前,吃一些残羹剩饭,一边吃,还一边左顾右盼的,嘴里“喵呜”几声,好像在问,你们吃饱了吗?你们真的不吃了吗?
  
说来也是可怜见了,这咪咪,自打做了妈妈,原先圆鼓鼓的身子变得瘦长了,有几次,甚至饿得呕吐了。每每见到这种情景,娟子总是禁不住宠溺一句:你也该吃点的,不然,哪来的奶喂孩子?
  
娟子在猫盆里放下食物后开始喊——咪咪,咪咪,吃饭了!吃饭了!
  
咦!奇了怪了,平时里,一声吆喝就立马显形的咪咪和它的孩子们,今天一个都不见了。为了避免野猫夺食,娟子在房前屋后寻找吆喝起来。
  
这一找不打紧,一个意外的发现,让娟子张开的嘴半天都合不拢了。原来,就在屋后的绣球花下,三只小猫正津津有味地啃食着那两只已然不成型的巴比馒头,而猫妈咪咪,正得意扬扬又满含宠爱地看着它的孩子们。更叫娟子辣眼睛的是,不知什么时候老公已经悄无声息站到了猫的面前。老公的脸带着恍惚,只见他死死盯着小猫,口中轻轻地,梦呓般地说着——记得八岁那年,我妈从亲戚家带回了两只馒头,我那时吃得香啊,就像眼前的小猫,直到快要吃完,才想起该给娘尝个鲜。娘却说,吃进儿子肚子里,比吃进娘肚子里要香一千倍!
  
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,老公突然用手拍拍娟子的肩膀说,老婆呀,不消二十年,你我也都是做公公婆婆的人了啊!
  
(编者注: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)

标签 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