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 > 文章正文

【丁香】可爱的多爪鱼(散文)

2021-11-23

【丁香】可爱的多爪鱼(散文)

  
不舍情
  
一个惯于弄潮的人,从浪尖上退下来,有难言的失落感。表面看似平静,内心依然波澜壮阔。
  
航海人的胸怀装的下蓝天,既能行走在浪花里,也能扎根于大地上。但嵌在骨子里的海洋情结,不会消失。
  
姥爷在最后的时光里,即便看不见海。但每日话题从未离开海。他的记忆力很惊人,分析与决断力令人敬佩。正因如此,在没有现代化捕鱼工具与定位系统的传统捕鱼生涯中,他才能做到日日安全出海,准确下网、打桩;次次平安归来,鱼虾满仓。
  
姥爷从未忘记海风的淋漓畅快,若是久久不能看到海,心里如离开水的八爪鱼,闹心得很。
  
说道八爪鱼,很想写一写它。它让我见识到了柔软的力量,持久又强大。因为姥爷的细心与耐心,我也养成了这样的习惯。从小就能细致地分辨出它们的不同。
  
聪明的八爪鱼
  
八爪鱼也叫章鱼,但不属于鱼类,而是章鱼目、章鱼科、章鱼属的软体动物。它无壳也无刺,简直是个肉坨坨,吃起来很有"韧劲"。
  
姥姥专会挑脑袋硬实浑圆的八爪鱼,那可是满脑壳子“的大米粒”啊。其实是雌性八爪鱼的卵,营养丰富得很,口感也极为鲜美。
  
姥爷全家最爱食用白水煮熟的八爪鱼。在盘子里放点葱和一点儿酱油或醋,蘸着咬一口,呲溜就能咬出黄来,有时会溅了满手和满脸,若是咬出黑墨,牙齿也会瞬间变黑,那吃相便十分滑稽。馋嘴的我此刻像极了没牙的小怪物。
  
人们叫它八爪鱼真是名副其实。这家伙身体短小,它有八条感觉灵敏的触腕,它们长短相等或不等。每条触腕上约有300多个吸盘。
  
聪明的章鱼能变三种颜色。我曾经被它的触腕缠住了整个小手掌,靠我自己的力量是难以脱身的,在我杀猪般的叫喊声中,姥姥为我解了围。孩子的好奇心瞬间让我忘记了刚刚的惊恐不定。我惊讶地发现这家伙的肤色竟然有了变化,渐渐成了淡紫色。姥姥说让我的喊叫声吓得变了色。没想到姥姥的戏言还真有道理。原来当八爪鱼的情绪变化时,皮肤颜色也会改变。它听见我的嗷嗷叫、感觉到姥姥撕扯它的触腕时,同我一样害怕与惊恐。章鱼平常是粉红色的,受惊吓是淡紫色的,生气是深紫色的。真的是海洋中的变色龙了。
  
八爪鱼是游泳高手。它平时用腕爬行,游泳时会借助腕间的膜一伸一缩退游,或用头下部的漏斗喷水作快速退游。这一点与其他的“多爪”姊妹们是一样的。
  
八爪鱼是个大力士。柔弱的触腕有惊人的力量。退潮的礁石处它懒懒地“粘”在石头上,张开触角紧紧环抱着礁石,它的吸盘比吸铁石还厉害,任我这个小不点如何扒拉它都纹丝不动,最多用它那奇怪的丑眼睛看看我。如果是成年人要抓起它,它会把贴附的石块一同抱起,悬在空中许久。这柔软的力量啊!
  
巧抓八爪鱼
  
八爪鱼是聪明的,它们很善于趋利避害。平日里喜欢栖息在浅海砂砾、软泥底或礁石处,是货真价实的肉食动物。在较冷的秋冬季,它们就会移动到较深海域泥沙中。
  
姥爷和大舅是捕八爪鱼的高手。他们很了解八爪鱼的生活习性。春末夏初,八爪鱼喜欢把卵产在海螺壳中。聪明的渔民们就用绳子穿过海螺壳,然后把它沉入海底,到了一定时间提取捕得。
  
它们不一样
  
不是所有“多爪”的软体都叫八爪鱼。
  
就连八爪鱼也有长短之分。在我们日照,八爪鱼被叫作八带, 又叫“风蛸”。常见的有“短蛸”和“长蛸”。短蛸,是我们本地极为家常的食材之一,最长的腕大约有11厘米左右,大部分人吃它不会过敏。长蛸的腕长约50厘米左右。
  
大舅是从不敢吃长蛸的,浑身会长疙瘩,奇痒无比,真的变成了浑身带红点的“八爪鱼人”。大舅甚至见不得八爪鱼在他面前乱舞,他说浑身会起鸡皮疙瘩。
  
姥爷对不同“多爪鱼”的特点和生活习性了如指掌。在闲暇时,常常跟我如数家珍地讲海洋故事。比如,鱿鱼、乌贼和笔管。那时,听故事是我最幸福的时光。姥爷虽然语言不丰富,可一旦讲起来大海里的生物,便激活了他的语言潜能。讲着讲着,还会表演起来,一块小石头就是画笔,地面上便游出一只只可爱的鱼虾蟹,游进我记忆始深处。
  
姥爷说他们在船上最喜欢烤鱿鱼。鱿鱼又称枪乌贼,身体细长,如长锥,这家伙有十几只触腕呢,其中两只最长。而今夏天的大街小巷被烤得最多的也是它,鲜美和热闹了整条街。
  
姥爷好像很偏爱乌贼,对它赞不绝口。乌贼就是我们常说的墨鱼,也叫墨斗鱼。它可是个短脖子。两只眼睛贼溜溜的,发达得很。
  
它的长相极为奇怪。头顶长口,足生在头顶上。别看它浑身柔软,其实肉里藏刀啊。口腔内有很锋利的角质颚,如同两片电风扇的齿板,能撕咬食物。螃蟹、鱼、贝类都是它的美食。而它又是我们的美食。
  
为啥姥爷对乌贼情有独钟呢?因为生活中受益于它。乌贼的身体里藏着一只“洁白的小船”,那是船形的石灰质的硬鞘。它在中医里可是一宝。有止血、制酸止痛、接骨、骨缺损修复、抗辐射、抗肿瘤、抗溃疡等的作用呢。姥爷常年在海上劳作,肠胃不舒服了,姥姥就会把晒干的乌贼壳放在一个灰色的瓦片里用火烘焙,再研磨成粉,放在碗中,用开水冲泡,让姥爷喝下去。姥爷嗝几个气,放几个屁,胃疼就会减轻一些了。有时候,调皮的小舅磕着碰着了,姥姥也用这烘焙好的乌贼壳粉撒在伤处消炎止血。在医药缺少的偏僻渔村,乌贼壳简直就是家家户户的“神药”了。
  
最喜欢听姥爷讲乌贼逃跑的环节。一遍不行,还要再缠着姥爷表演一遍。笨笨的他手脚并用的样子常常逗得我哈哈大笑。乌贼真是杰出的“放烟幕”专家。当它遇到危险时,一边退游,一边会喷墨借此逃生。因而有“乌贼”、“墨鱼”等名称。在黑暗的环境里游刃自如地生活,难道乌贼有透视功能吗?原来,乌贼具有一个特别敏感的感光系统呀。每一种生物都有自己独特的防御和生活系统,这也是进化的结果。
  
多爪大家庭里还有一个小兄弟——笔管,我们日照人叫它“子乌”,个头细小,跟鱿鱼相似,又叫小鱿鱼。它的身体内部有一个透明的软鞘,那是不能消化的。“子乌”收获后,一部分要趁鲜卖掉,一部分要煮熟、晾晒。姥姥给这些小家伙搭了一个大大的架子,煮熟后的子乌呈粉红色。阳光照在细密的网上,姥姥需常常翻晒。若天气持续好,大约三四天就能晒好。
  
晒好的子乌,姥姥舍不得吃,等有小贩来收,还要争着讲价钱,卖的钱要给舅舅们攒着交学费、盖房子、娶媳妇……
  
多亏这些可爱的“多爪鱼”,在贫穷的年代,不仅给我带来了童年乐趣,还改善了姥姥一家子窘困的生活。
  

  
(经检索为原创首发)
  

标签 标签: